placeholder image-wide

桃園市私立寶貝潛能發展中心

創辦人陳美谷主任  用早療呵護讓慢飛兒展翅

桃園市私立寶貝潛能發展中心,主要服務〇〜六歲身心障礙幼童的早期療育。並與九天民俗技藝團合作成立「九天寶貝聯盟」,跨界結合音樂文化與藝術治療來實踐公益。二〇二〇年底將成立「寶貝家園」擴大服務項目,幫助更多身心障礙寶貝,開發他們的無限潛能。

四個孩子分一份蛋餅的難題

是非題:低收入戶一家六口,有五張身心障礙手冊,其中四個小孩都得上早療中心。當你看到貧困的父親只有一份蛋餅,卻要分給四個飢腸轆轆的孩子時,你會幫忙買些食物嗎?
陳美谷說:「NO!」
她是寶貝潛能發展中心的創辦人與主任,回想起這件往事時,她握著拳頭感嘆:「當下很想多買幾份蛋餅給他們,但最後還是忍住了!因為孩子殷切渴望想吃的眼神,一定要讓爸爸看到,這樣爸爸才會去工作。我們會請社工盯著爸爸來繳費,即使每月只繳一百元也可以,且會利用催繳的方式,督促爸爸去工作,因為不能一直依賴外界協助,而且資源不會一直在,家長必須學會對孩子負責。」
陳美谷穿著靛藍色圍裙穿梭於中心的各個角落,不時要小心繞過五彩斑斕的教具或輔具。小娃娃的哭聲、喇叭傳送來的童歌,還有老師的大聲教學聲,好像交織成遊樂園的環境聲。孩子們開始咚咚咚地練習打鼓,她還是壓低嗓門說話,連眉頭也沒皺一下,充分顯示這群孩子才是這裡的主人。
寶貝潛能發展中心專職〇〜六歲身心障礙幼童的早期療育,其中包含唐氏症、自閉症、腦性麻痺及多重障礙等。陳美谷發現,許多家長欠缺警覺性,多半都是孩子入學後發現有學習落後狀況,才有意識。或許受到老一輩常說:「大隻雞慢啼」的影響,以為大器晚成,只是小時候比較遲鈍,「等大漢就無代誌啊!」殊不知這種傳統的錯誤觀念,往往錯過早療的黃金期。她語重心長地說:「許多家長很怕跨進寶貝中心的大門,因為一旦進來,就要承認孩子是中度以上的身心障礙者,怕拿身障手冊、怕孩子會被標記,怕未來會有影響……。可是如果沒有身障手冊,中心就無法協助,就會錯過早療。而身障手冊是有期限,如果孩子接受早療後,能力能提升,或許就不需要服務,當然也就不需要手冊了。」
是非題:每一種生命狀態是否都有不同的可能性?你願意花心力栽培看看嗎?

s1 02-555X389

寶貝潛能發展中心專職〇~六歲身心障礙幼童的早期療育。

以家庭為中心,作息本位模式

寶貝中心位於桃園區農會四樓,二〇〇四年創立後就租賃於此。空間格局分為行政辦公室、三間教室、多感官教室及隔離室(孩子生病時使用),正中央最大的活動室用來上團體課,前方還有小舞台可舉辦活動。
在現場,有些孩子坐在一般小椅子、有的使用站立架、助行器或輪椅。每個孩子使用的輔具不同,老師必須與治療師討論並一一調整,有時也要替換不同輔具做練習,因此光是座椅就有四〜五種。每張椅子都有不同功能,有的去掉椅背是為了訓練腰背功能,而部分搭配綁帶,是要避免重心不穩而跌倒。有時為了排解復健的辛苦,站立架的特製桌面會擺放教具或玩具,分散孩子注意力。其中一位孩子的架子下方,老師還寫了一張「女神愛你」的紙張,象徵時時刻刻的關心與陪伴。這種小技巧也讓乏味的練習更增添了人情味。
放眼望去,大多是女老師,有些拉著孩子跳跳床、跨圈圈及踩踏階,練習粗大肌肉訓練,有些則陪伴孩子進行精細動作,訓練手指的小肌肉,像是夾東西、投幣等,當然也有老師正想盡辦法要安撫嚎啕大哭的孩子。
陳美谷看著現場的遊戲說明,每種遊戲的設計都有意義,不同材質、高度、傾斜度、氣味、聲音及顏色……等,都可刺激五感,例如闖關一圈,等同復健一圈。有時老師也會帶孩子去戶外上課,到公園去曬曬太陽、做社區適應。中心也會跟不同機構合作舉辦比賽,讓孩子與家長或老師同組,藉此提升情感連結與成就感。

s1 03-360X252
s1 04-360X252
s1 06-360X252

話鋒一轉,陳美谷開始列舉驚人的數字:「別小看這些輔具,站立架一個要新台幣七〜八萬,廁所椅子加裝特製扶手就要三萬,特製馬桶椅也要十來萬,這些經費都要募款才能購買。」設備最多的是多感官教室,是為了要鼓勵孩子主動探索,裡頭配置軟墊、懶骨頭,還可鑽進隧道,感受不同的聲光效果……,儘管這些設備要價不菲,但為了療育都會依孩子需求而陸續添購。感官教室通常有「黑屋」及「白屋」區分(註:促進身心障礙學生認知學習的多感官教室有「黑屋」、「白屋」之分,黑屋利用聲光、觸覺震動等較強的刺激,誘發孩子主動表現;白屋則呈現柔和的效果,透過氣味與互動式設備幫助放鬆、穩定與增加專注力。),但受限經費與場地的原故,中心目前只有白屋。
陳美谷解釋,台灣特殊教育市場萎縮,許多器材及設備要從海外訂製後再來台,自然所費不貲,不過中心的主要開銷還是在龐大的人事費用。
根據《幼兒教育及照顧法》規定,一般幼兒園師生比為一比十五,而《身心障礙福利機構設施及人員配置標準》規定,教保員與受服務人數比為一比三至一比七,而中心以一比三或四的高比例聘用教保員,就是要提供更優質的服務。目前中心共收托三十二名幼童,有大象班、河馬班、小熊班及綿羊班等四個班級,換算下來至少要聘請十至十一名教保員,另外還要聘雇專業治療師及社工等,共同評估每個孩子的程度與能力,並擬訂適當的教學方式與個別化的服務學習計畫。
教育風格上。以作息本位為基本準則,強調功能性及正向行為支持。例如孩子喜歡咬東西,老師必須仔細觀察,都是在什麼時候咬?喜歡咬的材質?找出咬東西的需求點是什麼,然後根據他的需求提供滿足,滿足後,這個行為就會消除。
老師是整個教學的規劃及執行者,也是教學的重心,更需要具備專業能力。但遺憾的是,這麼重要的人,卻不被社會重視,甚至認為有愛就不該領薪水,以至於在募集師資經費時面臨很大困難。老師是有專業背景,不是一般志工,譬如一個孩子進入中心後必須完成整體評估,並依照孩子現有能力來擬定個別化的服務計畫。要從孩子不會的部分開始教起,已經會的部份就減少協助,直到孩子能力成熟。
「其實孩子都很聰明,知道老師跟志工的差別,明明會收便當袋卻要志工幫忙,因為他知道老師會指導他,但不會幫他做。」陳美谷笑道。
發展遲緩兒童在認知、生理、語言及溝通、心理社會發展或生活自理技能等方面落後成長進度。根據衛福部統計,二〇一九年〇〜六歲發展遲緩兒童的通報數達二萬六千四百七十一名,若能及早發現,透過醫療、教育及社政資源的介入及早療育,未來可以減少形成身心障礙的可能或減輕障礙的程度。〇〜六歲是早期療育的黃金時期,三歲以前即接受治療,效果更可增加至十倍。
陳美谷認為,六歲之前大腦的網絡尚未建置完成,若能不斷給予刺激,網絡密集程度越高,未來發展能力會越好,可以把不可能變成可能。像小可愛(化名),剛來時還不太會走路,但現在已經走得很好。要從小訓練才有機會,也唯有學會生活技能,才能減輕家中負擔,未來才能融入社會。
近年來受到少子化的影響,幼兒園有增加收托特教孩子的意願,許多家長傾向讓發展遲緩幼童與一般孩子相處,但幼兒園未必可提供專業特教品質,做到個別化的照顧。而部分社經地位高的家庭,有時會聘請特教老師到家中服務,力求孩子獲得全面的照顧。但聘請家教,孩子將缺乏同儕互動及學習。但陳美谷成立財團法人的原因,是希望「中心根據政府規定收費,不會因經濟程度而提供不同待遇,在這裡每個人都是公平的。」
令人意外的是,陳美谷發展早療的鴻鵠之志,其實是出社會後才被激發。

「大學時,我是沒有目標地讀書,時常翹課,還差點被二一。」
陳美谷就讀靜宜大學青少年兒童福利學系,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是幼兒園老師,在沒有特教背景下,開始教導發展遲緩幼童的「寶貝班」,並且很快找出一套得心應手的教學方式。由於找到了真正的興趣及天賦,便決定攻讀碩士,過起白天上班,晚上讀書的日子,最後如願考上國立台北師範大學特殊教育學系研究所。
在畢業前夕,她不斷自我對話及思索,特教是昂貴又高成本的教育,坊間特教類家教時薪約一千二百元起跳,假設每周教四次,每次一個半小時,家長一星期就必須花費上萬元,貧苦家庭根本負擔不起。如果她開工作室,只收三、四個小孩,每個月賺上四〜五萬元也不成問題。
「但我真的要這樣做嗎?」
二〇〇四年五月,陳美谷夥同四、五位志同道合的老師,在沒有宗教團體及企業財團的幫助下,憑著自己的力量籌措資金,並找到合適的據點,著手設立身心障礙者的日間托育機構。為了減輕家長的經濟負擔與申請補助,又排除萬難向桃園市政府申請成立財團法人並且立案。二〇〇五年三月二十九日青年節,「財團法人桃園市私立寶貝潛能發展中心」正式宣告誕生。
為了使孩子不被標籤,中心命名採用「潛能發展」取代傳統的「啟智」詞彙,「寶貝」則象徵每一個孩子都是我們的寶貝,希望每個身心障礙的孩子都能獲得良好的照顧。日間托育的形式,可以讓家長有上班、休閒的時間,可以有喘息空間。
倡導尊重每一個生命,所有的孩子都需平等對待,享有同樣的權利與義務。但回顧籌備階段,殘酷的命運卻給陳美谷一記重拳,她在三十四歲時檢查出罹患乳癌二期,但她沒被病魔擊倒,一邊抗癌,一邊經營中心,十五年來從未懈怠,堅毅進取的性格為早療孩子和自己的人生,闖出明亮的新旅程。

s1 07-555X389

感官教室

s1 05-555X389

讓孩子勇於表現,找到自信,絕對是前進最好的方法。

拜師九天,鬥陣鼓動奇蹟

中心內有幾名家長在角落看著孩子們在上團體課,他們靦腆笑著,握著自己的手,手掌不時拍著手背,像是在為孩子和老師加油打氣,更像在安撫自己。他們是來跟老師及治療師討論孩子的個別化服務計畫。
家長們對中心辦的活動參與度高嗎?陳美谷說:「家長對中心的理念越認同,參與度就越高。這幾年阿公、阿嬤及爸爸都加入參與,顯現親職角色轉變。」
發展遲緩幼童的家長常感到矛盾,他們也曾期待子女要成龍成鳳,一旦發現孩子身心狀況異常,許多人都難以承受,甚或內心無法接受。「孩子進入中心時,我們會請家長簽肖像權同意書,可以把孩子的照片或影片放在網路或刊物,但有些家長並不同意,擔心孩子照片曝光後,會被標記。」
陳美谷舉了小雍(化名)的例子。
小雍是自閉症的寶貝,三歲就讀幼兒園到大班上學期,但上課時一直躁動不安,媽媽擔心進小學後還是如此,就把小雍轉到寶貝中心就讀。起初家長擔心小孩被標記,不願意照片曝光,但參與公開演出一定會被拍到照片,這樣就無法參與九天寶貝聯盟的演出。

但陳美谷不死心,趁某次練習時,刻意把小雍排進去試打,沒想到一打之下,發現小雍竟然是個天才小鼓手。陳美谷馬上錄下影片傳給小雍媽媽,並問:「看完小雍打鼓的影片,會擔心小雍被標記?還是覺得他很棒?」
於是家長當下簽了肖像權同意書,之後寶貝中心與九天民俗技藝團合辦公演時,小雍都是主角,媽媽還拿著孩子的海報到里長辦公室張貼。
在眾多治療中,為什麼特別選中鼓藝課程,中心又是怎麼跟赫赫有名的九天民俗技藝團搭上線的呢?原來這個經典計畫來自於二〇一二年參與台新銀行公益慈善基金會的「您的一票,決定愛的力量」活動,並獲得五十萬元公益基金開的頭。
「鼓動奇蹟」身障幼兒打擊樂團專案,主要是聘請九天民俗技藝團擔任音樂課程的教學顧問,進行基礎節奏練習,並成立九天寶貝聯盟,舉辦年度慈善公演。身障寶貝在經過訓練後,許多孩子可以自行演奏,不須老師協助,成效非常顯著。
陳美谷認為:「音樂課程可幫助身障幼童在肢體復健、認知理解及情緒抒發等各方面的發展,鼓是打擊樂,練習節奏可訓練大肌肉、小肌肉,而且器材不會太貴,空間上也比較適合。當拿到經費,終於有能力可以付鐘點費了,卻發現沒人敢教。四處求師無門後,最後只有九天民俗技藝團一口答應。於是隔年一月,我們帶著孩子在陣頭場景裡正式拜師。」
九天民俗技藝團由團長許振榮於一九九五年創立,據點在台中市大雅區。以往陣頭僅在傳統廟會表演,數十年來陣頭技藝已逐漸改良並趨精緻化,提升為具有內涵的劇場表演藝術層次,而九天更是台灣陣頭第一團,肩負傳揚台灣文化精神的重任。
負責帶領「九天寶貝聯盟」的是鼓樂總監曾德偉,他來自西樂背景,大學雙主修打擊樂與樂團指揮。二〇〇五年環島時與九天團員相遇,受其苦行精神感動,於是受邀成為鼓樂老師,且前九年都是義務教學。此外,他也從古陣頭節奏取材,融合新時代元素創作新曲,讓具有開創性的九天如虎添翼。
「九天團員打擊與舞蹈都要練,譬如有官將首、八家將及三太子等身體訓練,有些還要有特技底子。」曾德偉對管弦樂團與陣頭團員都相當嚴格,用快狠準的方式執行軍事化訓練。可是碰到特殊的孩子,又是什麼模樣呢?
當初邀約合作時,陳美谷是想從兒童啟蒙音樂訓練切入,因為打擊樂是最容易上手的項目,而鼓樂也是民族文化的延伸,期望藉此來啟發孩子的潛力。「我當初想得很簡單,純粹做公益,希望藉由跨團隊合作,激發社會大眾對寶貝中心的關心和注意力。所以教學上有別於平常的嚴謹,特別從陪伴與瞭解情緒開始,因此遇到寶貝中心的孩子後,我變成幼幼班老師。」

s1 08-1140X475

九天寶貝聯盟受邀於台新銀行貴賓之夜表演,與董事長吳東亮合影。

曾德偉觀察,這群孩子一開始對鼓都是又愛又恨,有些孩子聽見宏亮的陣鼓聲音會害怕,但漸漸地將恐懼轉為好奇,習得技藝後更帶來了自信與成就感,他樂見這種正向成長。因為每隔一、兩周才從台中上桃園教課,他會先教中心的老師,再由老師陪伴寶貝做日常練習,一點一滴地累積。
九天與寶貝潛能發展中心定期舉辦聯合慈善公演,大家對演出都嚴陣以待,場地多半選在桃園婦女館或桃園展演中心,九天為孩子訂製表演服,每年亦量身訂做一首新作品,而中心則採購比例縮小的九天陣鼓。所有演出規格與九天公演的舞台燈光效果都相同,許多設備都從台中運上桃園,光是燈光就要安裝兩天。演出陣容從前幾年只有孩子跟中心老師一起上台,到後來也加入家長,有些從中心畢業的校友也會回來繼續練習,頗有傳承意味。
曾德偉笑著說起孩子也會怯場,有幾個孩子看到觀眾席人山人海,正式演出時不敢走上舞台,老師跟家長只好抱著上台,但音樂一下,孩子的手又自己動起來、神采飛揚,也比平常更有自信。「教寶貝中心的孩子八年以來,看到從不會、害怕,到樂在其中,站在舞台上享受大家的掌聲、獲得成就感,這就是我想帶給孩子們的禮物,也是我與九天寶貝聯盟合作的重要意義。」
一般慈善表演採取捐款贈票,但寶貝選擇售票方式。陳美谷說,這是正式公演的規格,觀眾們要看的是一場精采的演出,我們賣的是技能,希望以欣賞的角度來看待孩子,而不是同情、可憐。再者,比起贈票,買票的觀眾比較踴躍出席,因為孩子需要支持與掌聲,除可以提升自信,還可以跟社會建立新連結。有些孩子看到鼓譜會很開心,鼓譜便成為他的增強物。另外,在跨界合作的過程中,也建立了一個溫馨的大家庭。
「九天民俗技藝團副團長瑪利亞就特別受到孩子歡迎,他高高壯壯的,常常一把就能抱起孩子,孩子都很愛他。」
經由台新的引介,「鼓動奇蹟」專案也與台北市志玲姊姊慈善基金會搭上線,並獲得長期捐助,台灣第一名模林志玲曾拜訪過中心兩次。陳美谷感動地說:「志玲姊姊真的記得我們的孩子!現場有提供小圓椅給她坐,志玲姊姊還是跪著跟孩子講話。再度拜訪前,她詢問可不可以把畢業的孩子也找回來,想看看過得好不好,結果她真的都還認得這些孩子,讓家長相當震驚。另外,志玲姊姊結婚時,也有寄喜餅與中心分享。」

s1 12-360X252
s1 10-360X252
s1 11-360X252

向所有人開放的寶貝家園

中心命名為「潛能發展」雖避免被標籤化,但對外宣傳及募款時,卻容易被誤解為一般的才藝班或補習班,造成資金籌募不易。二〇一〇年陳美谷得知台新舉辦第一屆「您的一票,決定愛的力量」活動,為了爭取十萬元的公益基金,搶在申請截止前兩天寄出提案,提出想建置一套作業軟體來簡化文書作業程序,並讓老師有更多的心力專注於教學。如果有了程式,可以快速建檔,也可減少老師處理文書的時間,也較能保有生活品質。
所以提案是針對老師嗎?
「沒錯,中心的開銷以人力佔最大宗,老師的經費是最重要、也是最必要的支出,約佔中心支出的百分之四十〜五十!」她料想募款時,大家聽到專案不是直接用在孩子身上時,通常比較不願意捐款。但台新「您的一票,決定愛的力量」採取拉票機制,研發程式減輕老師負擔的提案,應該比較有機會落實。
「在一般社會觀感中,對老師常有不對等的期待,覺得既然這麼有愛心,應該不需要領薪水吧!但好像忘了,老師也是人,也需要養家活口。試想,如果自己的子女大學畢業後,找了投入專業及心力的工作,卻因為是愛心事業而沒薪水!或許就會轉換想法。老師是專業職,有其價值,千萬不能用做功德的觀點來看待老師的付出。」
第二屆活動陳美谷改提團膳方案「營養午餐資助計畫——愛的午餐不中斷」,主打讓孩子吃飽、不餓肚子,滿足基本生理需求,並減輕中心在營運上的困難。到了第三屆,原本想延續同樣的主題,經台新建議可以大膽創新後,於是有了震撼人心的「鼓動奇蹟」。
陳美谷在拉票過程中逐漸調整行銷策略,譬如提出「策略聯盟」,集結全台各地社福機構的力量,在各地區進行群體拉票。團隊向社會各界倡議募款時,也不再因害怕被拒絕或受到不對等的期待而畏縮。「用數字講會更清楚,要強調捐款有助省下未來的社會成本,以換取捐款者的認同。」
以寶貝中心的「愛心股東」制為例,陳美谷向捐款對象解釋,經費將用於訓練孩子學會生活自理,「如果小朋友從包尿布到可以自己上廁所,一輩子可以省一百二十萬;從不會走路到會走,一輩子可以省一千三百萬。你現在捐的一元,未來可以幫家長跟社會省下二十九元。你覺得值得嗎?要不要投資?」
至今,募款成效依舊是經營路上的重大考驗,陳美谷說,跟社會大眾溝通需要長時間經營,中心沒有大型企業的贊助,大部分靠網路的力量獲得小額捐款。每天在社群、部落格發文附照片介紹,讓大眾看得到孩子的成長,累積起來的小額捐款也很可觀。

問及陳美谷的人生瓶頸,她沒提自己的健康,反倒是說「想幫助的寶貝太多,卻發現能力有限。」
儘管發展遲緩的兒童小時候受過訓練,倘若日後沒有持續學習、與社會互動,身心機能也將快速退化,而中心每個月的固定房租也是龐大的成本。為了幫助更多人、提供更整體性的服務,陳美谷提出建造寶貝家園計畫,二〇一三年買下位於桃園八德區茄苳路附近的土地,佔地共七百八十六坪,預計二〇二〇年陸續完工。
「機構需要有一個家,才能提供穩定的服務,照顧更多的孩子。許多家長對孩子的未來很擔心,但過與不及都不是好現象。未來家園預計將服務年齡層延伸至十五歲以上的身心障礙大寶貝,我們有機會展現孩子的未來,家長可以依照大方向一步一步前進,可以更安心。」
寶貝家園為三層樓建築,外型設計成藍頂白牆的地中海風格,還有可以讓孩子蹦蹦跳跳的彩虹跑道,陳美谷指著用翻糖蛋糕做成的介紹模型解釋。將家園打造成地中海式建築,是希望成為桃園及全台灣的新地標,能吸引觀光客朝聖打卡。因為有人潮就可以創造工作機會,寶貝家園未來會有親子餐廳、烘焙坊和便利商店,並提供DIY教學課程。鼓勵用實際行動支持身障人士就業,同時拉近身障族群與社會大眾的距離。 但三百六十度環繞的浪漫地中海建築卻也惹來質疑「蓋得太豪華」,陳美谷對此無奈地表示:「家園只是造型比較特別,其實油漆是很便宜的建材,因為要吸引人一定要有特色,但有特色並不代表昂貴。」

s1 09-555X389

寶貝潛能中心的孩子從不會打鼓到樂在其中,最後在舞台上享受大家的掌聲讓孩子們提升自信,還可以跟社會建立新連結。

身障機構劃分住宿型與日托型,陳美谷支持日間托育形式乃是希望減輕家庭與社會壓力,孩子不會一直關在家裡,也可以和家庭維持聯繫。送到住宿型機構安養後,家人難免缺少情感連結與照護能力,最後會變成「機構的孩子」,與家人失去連結。
「進入小學後,我們都會跟家長談孩子的人生計畫,規劃未來的方向,每個家長都希望孩子長大後有工作能力,可以獨立自主。寶貝家園未來將提供這樣的管道跟機會讓孩子滿十八歲後,多一些時間可以培養能力。中心是流動的,每隔兩、三年可以出去(加入職場)幾位,非常不容易。你可以幫助他一陣子,但不要捐助他一輩子。以購買代替捐款,給予工作尊嚴,這樣的生命才有意義。我們要讓機構更有能量可以幫助更多的孩子,而不是針對單一孩子提供經濟協助,因為給魚竿、教他們怎麼釣魚,才是最根本的解決之道,速度雖然慢,但如果多一個自立的孩子,就可以少一個吞淚的家庭!」
有個孩子三歲多時進入中心就讀,怕生的他總是瑟縮在角落,但他建立自信後學得很快,不但是老師的小幫手,也是中心的小公關,曾代表中心為前桃園市長朱立倫獻花。升上高中後,在寶貝家園上樑的活動中拿著五歲照片遮臉出場,讓來賓們對他十年來的進步驚訝不已。也有孩子在高中寒暑假回來中心擔任志工,不時提醒小寶貝們不要偏食,陳美谷笑著說:「但他小時候最偏食,四歲時人生中的第一口水果是在中心吃的。」越早越好療,這是早期療育最重要的信念。

能自立就是最大的驕傲

台新銀行慈善公益基金會執行長郝名媛對寶貝潛能發展中心留下深刻印象,她大讚:「美谷是非常目標導向的社福團體領導人!」她曾邀請陳美谷與其他社福團體分享如何在「您的一票」活動中促票的經驗,因為陳美谷已掌握「您的一票」活動精髓及如何自我宣傳的心法,可以充份利用社群媒體(臉書及LINE)的影響力及擴散力,不斷擴大經營朋友圈,並精算每天需要達到多少票支持,才能取得公益基金,在在展現要「贏」的魄力,也就是要爭取經費的決心。這種經營社群媒體的經驗,也讓陳美谷日後更有信心籌募寶貝家園。
另外,最讓郝名媛推崇的是寶貝與九天的合作,運用台新「您的一票」活動贏得的公益基金做為鼓藝課程的經費。她觀賞過寶貝幾次在桃園的慈善公演,相當激賞寶貝小朋友、家長及老師在舞台上的演出。於是也力邀九天寶貝聯盟在台新銀行年度貴賓之夜中擔任開場表演。她記得,當小小鼓手敲出美妙又震撼的樂音時,全場上萬的人都為之動容,也都拍紅了手!
她也不忘溫馨提醒:「美谷使命感太重,身上肩負很多責任,有太多想法及想做的事,但還是要留意身體健康。」
陳美谷亦稱台新銀行慈善公益基金會是重要的貴人,十年來不離不棄、持續關心,雖然寶貝中心取得五年補助後,已晉升為畢業團體天使團,無法再提案申請經費,但依然與台新維持熱絡的關係,不時接獲講座、專業課程或參訪通知,不只分享有意義的活動,也會轉介各種資源幫忙。陳美谷感念的說:「台新處處實踐企業社會責任,由衷感謝一路對寶貝中心的照顧。」
雖然有寶貝中心這個大家庭,但陳美谷也曾擔心治療乳癌會剝奪她懷孕的機會。
「二〇〇四年寶貝中心成立前夕,我在咖啡館寫畢業論文。本來以為是乳房纖維瘤,但確診後是得了乳癌。當時中心已緊鑼密鼓在籌備,我問,怎麼會是這個時間點?我才剛要做一件重要的事,卻發現生命不一定有明天,這時反而會更積極想把事情完成。快!趕快治療吧!」
她在半年內經歷六次化療,忙碌籌辦的好處是轉移疼痛的注意力,自認無暇自怨自艾,家人也全力支持工作。 知道得乳癌後,陳美谷問醫生的第一句話總是:「我還可以生小孩嗎?」醫生說:「孩子那麼重要嗎?」她真心喜歡孩子,絕望的她雖然心中還懷抱一絲希望。正當夫婦倆計畫申請收養小孩時,陳美谷忽然發現自己懷孕了。
今年女兒即將升國中,看著媽媽致力於早期療育工作,她也時常到中心幫忙。陳美谷又好氣又好笑地說:「她覺得自己很厲害,感覺是當姊姊的成就感,能搞定寶貝,而有的寶貝還真的乖乖聽她的話,孩子帶孩子有特別的魅力。」

s1 13-500X500

陳美谷

靜宜大學青少年兒童福利學系、國立台北師範學院特殊教育學系碩士班畢業,
2005年3月29日創立財團法人桃園縣私立寶貝潛能發展中心。

善的迴響

一、「愛的力量」平台對於您個人和機構有哪些關鍵性影響?

光憑自己的力量單打獨鬥,難以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也容易有盲點。在台新銀行公益慈善基金會與「愛的力量」支持下,學會與各領域的人攜手合作,發展出多元策略聯盟方式,有勇有謀地實踐目標。

1. 結緣大人物:透過台新的媒合,有幸認識了志玲姊姊,並且從愛的力量提案平台開始發展九天寶貝聯盟,從此樹立機構招牌特色。
2. 同儕交流:透過台新的公益平台,結識了台灣各地服務不同弱勢族群的團體,大家可以相互分享親身接觸的案例與專業心得。
3. 演繹可能性:帶領一家機構從零到有,到茁壯與擴展服務。能將組織經營得有聲有色,也影響我個人更勇敢築夢。
4. 一劑定心丸:一個有信念、有制度的大型基金會願意長期陪伴,提供源源不絕的資源,覺得很安心。
5. 策略聯盟:不只是促票,凡事若能集結眾人的力量一起出動,方案都能更有效率地完成,互助合作也能深化人際關係,認識更多朋友。

二、晉升畢業團體後是否透過「愛的力量」平台所學,有自發性的創造或改變?

1. 協助桃園市家長成立桃園市關懷弱勢慈善協會,並協助拉票募款。
2. 發展寶貝「騎蹟」車隊。結合教練、治療師及特教老師三方的專業,透過學習及訓練的過程,加強身心障礙兒童的肌耐力與體力以及情緒上的訓練,增添生活技能,並找到一條快樂的新道路,培養自我認同及增進家庭溫度等更高的價值。

年度獲獎提案

 2010
社會福利十萬元組
讓愛細水長流
 2011
社會福利二十五萬元組
愛的午餐不中斷!
 2012
社會福利五十萬元組
「鼓動奇蹟」身障幼兒打擊樂團
2013
社會福利五十萬元組
身心障礙寶貝們的「藝」想世界
 2014
社會福利五十萬元組
早療寶貝上學去—身障幼童回歸融合計畫

Copyright © 2020 Taishin charity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